**x的生與死**---x的前成員taiji所作(4)
3.17 PATA 在X之中,PATA跟我是最極端的。做的事完全相反。靜態如大地的他,能夠自然地守護著大家,那樣地存在著。  在有意見時,他不會像我那樣絕對不讓步,對於任何人的主張都不會大力反對。也不會打架,在酒宴上也不會狂暴。從根本上,性格就很穩定,大概可以說是X之中最似「大人」的人,唯一可以令這個人,簡單地就改變的東西,就是「巨人的勝敗」,從後來他自己成立的個人事務所「Office Giant」的名稱就可以看出,這個人是個狂熱的巨人球迷。所以,巨人敗了的話PATA心情會很差,人也會變得煩躁。我們之間有著「巨人隊敗了,今日的PATA不好惹」這樣的守則。初次在Tokyo Dome時也是,他的看法跟大家不同,他是很感動的。站在巨人的主場Tokyo Dome,在彩排的休息時間,跟TOSHI一起玩接球的PATA,在他的臉上,滿載了不言而諭的幸福。  視巨人為命的PATA,還有一樣令他非常討厭的東西。就是蕎麥面。他從小時候開始就已經一直被「蕎麥面過敏症」所困擾。以前,在某小學校, 就有個被強迫吃學校提供的蕎麥面午餐就寧可去死的小學生。吃了蕎麥面會死,看起來好像笑話,可是對本人來說,這是個關乎生死的重要問題。有一次,我與PATA二人去到了出產蕎麥面的地方。那個時候真是很可怕。PATA剛剛到達車站,就打噴嚏,鼻水,淚水有如風暴般湧出,所以只好立即坐上的士。「這裏真是可怕。呼吸到的都是蕎麥面的味道。要是住在這裏我會死掉。還是不要在這裏比較好。」PATA在車上繼續自顧自地投訴。那個時候,還未知道PATA有蕎麥面過敏症的我:「在說什麼啊。我好喜? 6;蕎麥面,通通都吃得下。」說著爽快地交換了。 現在,想起來,如果那個時候,去吃的是蕎麥面的話,恐怕那傢伙很想回去。  喜歡與討厭的東西,事實上是很清晰的PATA。而且那兩種東西,也帶動了他的人生。除了這些小事,在平時,說不定PATA是個無論任何事都不會被動搖的人。
3.18 TOSHI TOSHI,實在是個有趣的人。本來是非常慎重,總是遷就著他人的類型的人,不過在有些地方,卻也會表現出其另外一面,那應該就是在他喜愛的事情上吧!  有一次,他開始談及因為自負而使自己失敗經歷。不知怎的在趕電車時思維突然在電車與棒球本壘打之間滑落。於是,兩手緊抓球棒,反向甩出的長髮留在了球棒上,像閃閃發光的「玉米」的根須一樣。就是這種狀況。結果,直到幫忙的人來瞭解情況,此時TOSHI已使整個電車停止了運行。後來他被鐵道員警說教了一番。可是,這對於TOSHI而言,只是好像太過拼命了點。  練習時也是這樣。「接著,來排這首歌。」,即使這樣說,他卻會一個人在那裏開始唱另外一首完全不同的歌。真是失敗,是個不會判斷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的男人。  TOSHI實在是擁有很多丑角要素的人,作為X的主唱,這樣子是不行的。我認為能給大多數人帶來影響的主唱,必須是個「引導者」,要讓別人能聽自己的話。所以他也許是要抹殺本來的自己而努力扮演「引導者」的角色吧!為了這個,必須承受無法預知的忍耐。  YOSHIKI從小就認識他了,此後兩人的進的一直都是同樣的學校,然後又一起加入了X這個樂隊。可以說,對於一起經歷人生的YOSHIKI,自由TOSHI本人能理解他。我覺得這實在是十分不合邏輯的事。連周圍的人看了,也會有這樣的感覺。  在錄音的時候,被完美主義的YOSHIKI要求,不知唱多少遍直到聲音沙啞為止的TOSHI。「夠了吧!」即使這樣阻止,兩人的爭執卻仍在持續著。看到不太想唱的TOSHI,話到嘴邊卻又毫無辦法。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!」我跟他說過好幾次這樣的話,可他就是辦不到。這是因為從小相識的YOSHIKI的關係啊!也許是被YOSHIKI強大的力量所牽連,成了不依靠他就不行的人。我想他一定是害怕一個人生活。所以經常會依賴別人。  所以,現在我從心裏相信他最終他會從比誰都更親近的YOSHIKI身邊離開的,這是最終必然的事情吧……至少我眼裏看到的是這樣。
3.19 HIDE HIDE總是自由的。我想他大概是在X中完全做自己想做事情的人。最初,一度離開X的我再次回到X,就是因為有HIDE,HIDE的加入,使我相信X一定會成為了不起的樂隊。至少對我來說,HIDE是想超越也無法超越的人。  X的曲子大多由我和HIDE來製作編曲。 HIDE拋出的球,我接到之後再返投給他。好像是打棒球一樣,我們的工作情緒一直保持著最佳狀態。所以可算是隊員中在一起時間最長的兩個人吧! HIDE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傢伙。特別是在酒席間,是最不可思議的。比如說,我和YOSHIKI遇到什麼生氣的事,就出手打架,而HIDE則會是以下情況。對著牆壁打直到打出洞,把招牌踢飛,搬出店內的滅火器……我想店方是無法忍受的吧!這便是HIDE。我想也許是面對著物品,他所表現出的特有的自我反省方式吧!不管怎樣,由於是正義感非常強烈的平等主義者,他對於不公平或是不講理的事情,不能做到默不作聲。所以,便會把怒氣發洩在毀壞物品上,在這一過程中冷靜下來,不這樣的話,面對物品就會責備自己。他就是這樣細膩的男人。  這樣的他,和我有很多共同之處,我想正因此我們非常合得來。不,也許是希望合得來吧,實際上是合不來的,不過至少我自己是很瞭解HIDE這樣的人的。不論怎麼有名,卻還是很重視以前交往的朋友和友誼,只要能親自做的事必定會親自去做。HIDE,一直存在著永遠不會變的溫柔。這樣的HIDE因此具有能一眼看出人的本質,及客觀地發現他人長處的能力。所以我至今一直覺得HIDE是X內部的隊長。  X解散後,看著自在地快樂地做著自然、自我的HIDE,我感到穿著迷彩服,戴著滑雪風鏡般太陽眼鏡,頂著牛仔帽的HIDE,不就是真實的HIDE嗎?此時他真的是把自己表達出來。這就是即使到最後都做了想做的事,並且得到了圓滿結果的HIDE啊! 正是因為他有著這即使是肉體毀滅了,靈魂也永遠不會消失的精神,我啊……是不可能超越HIDE的。
後記 關於《至好友HIDE的追悼詩》  開始寫本書開頭的那首詩,我想是在99年春天的時候吧!我並不是沒有寫過詩,只是不怎麼寫。儘管如此,想要寫下自己對hide的,心情,就寫了幾首。但是不管寫了多少,都不能抓住語言的韻味。花了半年,總算寫成了這首詩。在什麼都沒有的天空與地面連成一線的道路上,我開著機車和hide一起迎風向前走著,這不是J艮好嗎?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寫。當然詩中也有和hide一起探索音樂旅途的意思。雖然更想一起做音樂是自然的,但不僅是這樣,hide離開了音樂,卻更加加深了我和他的交往。詩裏有「夢見」這樣的語句,實際上現在也常常夢到hide。  只有一次印象十分的強烈,hide和某人一起站在混凝土的橋下。頭頂對著的牆壁上寫著”戰鬥”的字樣。 我像是被hide喚醒了,因此而覺醒。正好這段日子是我相當頹廢的時期。我一定是無意識中渴望來自hide的訊息吧!所以,我才會得到那個”戰鬥”的提示。  實際上,為了這首詩也準備了好幾首曲子;有想念著hide而用鍵盤彈的東西,也有加入了大海和小鳥聲的鋼琴曲。這些東西發表與否還不知道,尚在考慮中。
最後  波瀾萬丈,長久被孤獨所糾纏的我,好似一匹寂寞的狼,就這樣勇往直前。然而被稱作一匹狼,卻並非是簡單的事。有時說起人與人之間的感情,一定會想起的是X的夥伴。至少在只能前進之季,我們五人以“夢想”和“友情”緊緊團結在一起,因而“團結”這個詞意義何其重大。  至今,我仍覺得「人無法獨自生存。」從X的成員,到與我有關的許許多多人,其中特別是對我有救命之恩的人,至今我仍對他們抱著感激的心情。  所以,我用從少年時代就未曾改變過的態度,為了這本書的出版而盡我所能。對原來ladys room的jeordge,我借此想表達對其的感激之情。「沒有作了卻做不到的事,不去做的話怎知做不成?」把這條X的信念永遠刻於心,有一天,我終將復活。  2000年 春  (完..)
**x的生與死**---x的前成員taiji所作(1) **x的生與死**---x的前成員taiji所作(2) **x的生與死**---x的前成員taiji所作(3)  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北京

siecd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