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江商報消息 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12日至13日在北京舉行。會議提出了推進城鎮化的六項主要任務,指明瞭我國未來城市的藍圖以及措施。其中,“讓居民望得見山、看得見水、記得住鄉愁”的提法引起了廣泛熱議。
  新型城鎮化提出要讓居民“記得住鄉愁”,從時間角度看,是要求在城鎮化推進過程中實現與舊環境的契合,避免大拆大建將城市的記憶拆除,保留地域的歷史感;從空間角度講,則意味著在人口自由遷徙和流動的基礎上,通過新型城鎮化彌合城鄉差別、地域差別,讓曾懷有鄉愁的人能夠就地擇業發展,而不必遠走他鄉。
  兩種有關鄉愁的理解,本質上是相互聯繫的。新型城鎮化首先需要通過自身產業建設、基礎設施的完善,將那些流出本地的人口吸引回來,實現就近擇業,進而減輕大城市的人口負擔;而這個建設自身、吸納就業的過程,需要以能夠“記得住鄉愁”的方式展開。不過也要看到,城鎮化的展開過程,很大程度上涉及到地域規劃的思路,而在人口自由遷徙流動的主流趨勢下,要讓流動人口也能“記得住鄉愁”,還將面臨戶籍制度以及地區發展差異帶來的挑戰。
  城鎮化需要讓居民“記得住鄉愁”;但鄉愁是什麼?對奔波兩地的打工群體而言,它可能只是張薄薄的火車票,這張車票將發達的都市與落敗的鄉村牽連起來。城鎮化是地方自我建設的過程,但如果它仍然不能夠抵禦大都市對流動人口的吸引,那麼即便建制鎮和小城市的落戶限制放開,人口集中流向大都市的格局也很難改變。而在戶籍制度的藩籬下,鄉愁依舊是奢侈品,它只能通過春運時節擁擠的人潮得到體現。
  這次會議有關城鎮化的表述為:合理確定大城市落戶條件,嚴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規模。與之對應的,則是建制鎮和小城市的全面放開。不難發現,通過城鎮和小城市來引導人口就業和分流的思路,是新型城鎮化的重點。不過需要指出,大城市和特大城市的人口調節,依托的應該是市場手段,比如產業重心的調整、政策重心的轉移等,而非強化現有戶籍制度對人口流動的限製作用。吸引流動人口的是生存和發展的機會優勢,依賴行政手段對人口流動的干預,並不能賦予新興城鎮在吸納就業、分流人口上的競爭優勢。
  新型城鎮化建設當然不能走回頭路。戶籍改革必須加速;而“要讓居民記得住鄉愁”,意味著不發達地區的自我建設、國家扶持重心的轉移與發達城市的戶籍鬆綁的同步進行。在前兩方面對人口的分流作用之下,只要戶籍限制尚有餘熱,仍會有不少流動人口會選擇在流入地久居,並期望成為當地市民。對這部分群體而言,城鎮化建設要做的,應當是予他們以普通市民的種種平等權利,以均等化的公共服務幫助其融入城市,讓這部分曾經的外來人口形成對城市的歸屬感。
  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時代,人口自由遷徙和流動,將不可避免地在人和故鄉之間建立其空間距離。一方面,現代交通和通訊的發展,將不斷縮短這種距離;另一方面,新型城鎮化以及戶籍制度改革,要為其創造新的時空意義上的故鄉,在其自願剪斷同傳統故鄉的臍帶之後,以包容性、開放性的姿態,製造外來群體的歸屬感。就此而言,新型城鎮化建設不僅要讓居民“記得住鄉愁”,還要讓流動著的人口能夠形成對新環境的歸屬。
  ■本報評論員熊志  (原標題:新型城鎮化:在鄉愁與歸屬之間)
創作者介紹

北京

siecd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